当前位置:首页 > 联盟新闻 >东阳1418家红木厂受检 合格率不足8% (吓人呀,千家企业或被取缔或停产或限期整改)

东阳1418家红木厂受检 合格率不足8% (吓人呀,千家企业或被取缔或停产或限期整改)

2021-04-16 08:20:30和道红木

“200家依法取缔,479家停产停业,630家限期整改。”9月中旬,浙江省东阳市10个检查组全面开展红木家具行业安全生产综合整治专项检查。目前第一批共计检查红木家具企业1418家,发放告知书1309份。

据相关部门初步统计,东阳市境内现有大大小小红木家具加工生产企业5000余家,而2010年,这个数字仅为700余家。在四年的粗放式经济增长中,东阳红木家具行业经历着雨后春笋般的野蛮繁殖,企业数量增长6倍多。直至2014年5月底行业整改开始,四个月时间,1418家接受检查企业就取缔或停产停业近半,数目之庞大令人瞠目结舌。

长江商报记者在东阳采访时,众多受检企业主对此次专项整治颇多微词。但当地官方称,此次整治是为了促进产业升级,全面提升行业水平。下一步,当地将对1292家红木家具企业进行第二批专项检查。


行业现状? 重拳整治近半受检企业被关停

第一批接受检查的1418家东阳红木家具企业,其中200家依法取缔,479家停产停业,630家限期整改,合格率不足8%,近半受检企业被依法取缔或停产停业,今年5-9月,浙江东阳10个检查组在专项整治检查后,得出的结论是“检查结果不容乐观”。与此同时,第二批红木家具企业综合整治专项检查马上开始,又有1292家企业将受查。

与此消息同行的,还有不少被关停的生厂商以各种形式在网络上发表言论,“以各种名目来关停生产厂家,关系好的商户可以活下来,老老实实做生意的都要被清理干净。”在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从事红木家具生产的私营厂主廖志广(化名)爆料称。

记者在采访过程中,负责红门家具企业整治的两个部门——东阳市工商局企业监督管理科和东阳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,给出的回应则显得有些推脱。企业监督管理科解释说,“主要配合东阳市安全监督管理局的工作,对未获取营业执照的,生产作业环境消防不达标的企业依法进行取缔或停产停业。”而安监局综合科则回应,“整顿工作主要是配合市政府相关规划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在东阳举行红木家具行业安全生产综合整治专项检查工作汇报会时,东阳市委常委、副市长李宝春在会上强调,“提升一批、整治一批、关闭一批,这个要求不会变!”并要求继续坚持目标不变、力度不减、工作不退的原则,开展第二批专项检查。

“这也意味着,像我这样的企业会死掉很大一部分。”廖志广显得有些无奈。


爆料人说? 野蛮生长家具企业数量四年增6倍

东阳是著名的“百工之乡”,1980年代,东阳手艺人纷纷南下广东谋生,廖志广就是其中一个。他曾在广东中山一家红木家具厂做过油漆工。2010年,廖志广在红木原料市场巨大风波中赚得第一桶金,继而回乡创业。

“2010年的时候,花园村市场也刚刚成立,我是最早进入花园村市场的人。当时来花园村的时候,全东阳从事生产的企业也就700多家,到今天,5000家厂都是个保守估计。”廖志广认为,未来的红木市场,不会出现以前价格暴涨暴跌的情况,“才会有那么多人加入到这个行当中来。”

东阳市红木家具市场主要由四大市场组成,位于东阳市区,靠义乌方向的海德市场和木雕城市场是开发较早的交易市场。而廖志广所在的花园村家具城市场属于产地型市场(即交易市场同生产厂较近,或生产厂和经营门面合为一体的市场形态),位于南马镇花园村。另外一个新生市场则是位于横店镇的横店红木家具中心。

四年前,廖志广和南马镇花园村的村民达成协议,拿下一块地皮搭建起大棚,便开始从事经营生产,大棚厂离他花园村市场的经营门面不足2公里,“这也是花园村市场发展迅猛的原因,很多购买者认为直接到工厂购买更实惠,性价比更高。而且,我们这里不论是工厂还是门面都比海德和木雕城要近要方便。”廖志广告诉长江商报记者,每年大棚厂支付给花园村的费用不到十万块钱,“比起海德那边的工厂,租金也相当便宜了。”

也正因地理条件优越,生产成本低廉,来花园村建大棚厂的加工生产企业也越来越多了。

“我们正计划去海德也弄个门面,扩大知名度,哪知道政府一句无证无照,消防不过关,就给关了。”廖志广谈到被关一事显得有些激动,“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,没办证照不是照样过了这么多年,政府现在说关就关,那是不是也意味着,以前都是不作为呢?”

距离大棚厂不足两公里的花园村市场内,生意依旧繁忙。长江商报特派记者 刘倩雯


转型阵痛“大棚经济”生存堪忧

日前,记者来到廖志广原厂所在的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大联区域,曾经200多个大棚厂的聚集地如今已全部被推平。

“就是上个月吧,大联那块全都拆了,就像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情。”做家具运输的程师傅说,“送趟货30块钱,来来回回好的时候可以做到1000块,差的时候也能跑个500多块,现在拆的拆,搬的搬,我们的日子也难过。”程师傅的车停在花园村市场旁,和他一样等生意的三轮车沿路排了十几辆。

而花园村市场内,生意依旧繁忙。从生产厂运来的货物需排队进场,搬运的工人、点货的老板、协调的工作人员,忙得有些不可开交。

“有钱有关系的生意依旧做得大,像我,还在谋生找新址重建大棚厂。”廖志广闹心的事情不仅限于大棚厂被取缔了,“我之前接的业务,现在要么只能找别人拿货,要么只能退单。”廖志广还是想做下去的,“一旦退单,我的生意以后就真的不用做了。”

另外,记者在从东阳市区到大联的路上发现,沿路仍旧有很多大棚厂在营业,而且旁边大都是大片刚被推平的土地,“被推掉的就是之前被查的,这些还在生产的只是暂时还没查到他们。一共5000多家,总会轮到他们的。”廖志广对当地大棚厂未来的发展并不看好。

企业质疑? “政府以产业升级为由整顿”

对东阳市政府大力整顿红木家具生产企业,很多私营厂主认为,“消防隐患、产业升级”只是个由头。

程师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,8月底9月初确实发生过两三场火灾,“工厂里都是雕工废掉的木屑,一个烟头就很容易发生火灾,听说最多的烧了几千万的好木材,老板亏得血本无归。”对于程师傅的说法,廖志广并未否认,但他认为,对于木材企业而言,发生火灾是很正常的事情,“发生火灾是8月底,而整顿检查是从5月开始。”

“村里面收回土地,要求搬离的时候曾说过,市政府会在原址重建一个生产基地,再请企业办理好相关营业执照入驻从事生产活动,而村里可以提前帮我们预留位置。”廖志广称,这种模式类似于“美食城”,统一承包,再分割出租,承包商可协助承租者办理相关生产营业所需证照。

但与此同时,承租的费用,也比以往大棚厂翻番。“以前不足十万一年的租金,可能要涨到二十万。”廖志广认为,政府此举解决了两大问题,“其一,5000多家企业在全面整顿办理证照后,方便有效管控;其二,办理证照未来可以名正言顺的纳税。”

在探访过程中,花园村村民杨良君(化名)又透露了另一种可能,“听说村里已经将地卖给了开发商,准备开发房地产。”该区域距离市中心约50公里,虽然市中心房价在9000元左右,但这里的房地产开发还未形成气候。

“我觉得房地产开发的可能性较小,重建工业园的可能性较大。卖给开发商只赚一次钱,卖给我们从事生产,每年都有收入。”廖志广说。

政府回应? “全面提升行业整体水平”

对于红木家具企业整治,部分企业曾质疑“此举无异于‘剪羊毛。质疑企业表示:“第一,之前四年时间里,为何没有任何部门要求企业办理相关证照;第二,不足8%的合格率,是否也暗示了相关部门的不作为。”

长江商报记者在东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采访时,该局工作人员以全部下乡检查工作为由不接受采访。在电话采访中,相关人员也仅表示:“是配合安监局进行整治工作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东阳市政府从今年5月开始对该市红木家具行业进行综合整治工作。9月中旬,东阳市下发了《关于加快推进红木家具行业安全生产综合整治工作的通知》,根据“提升一批、整治一批、关闭一批”的要求,重点整治违章搭建、无证无照生产、粉尘治理、消防安全、用电安全、环保等方面突出问题,通过整治,切实提升该行业安全生产整体水平,使年内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企业基本达到《东阳市木雕·红木家具行业安全生产综合整治试点工作方案》的相关要求。

另外,今年9月下旬,在东阳红木家具行业整治工作汇报中,10个专项检查组组长对诸多隐患表示担忧,“红木家具企业安全生产形势非常严峻,疏散通道缺乏,消防设施不全,企业主安全意识淡薄。”“生产加工场所违法搭建严重,除尘设备不能安全运行。”“有些企业租在旧学校、老会堂里生产,木结构房子真让人捏一把汗。”“厚厚的粉尘达1厘米,极易引起事故。”

直至如今,第一批整治工作刚结束,该市1292家红木家具企业也即将接受第二批专项检查。

“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整个行业或许都要重新洗牌。”廖志广说。

廖志广原厂厂址东阳市南马镇花园村大联区域,200多个大棚厂已被推平,也有部分私营厂主对大棚厂进行重建升级。


扫一扫“和道”二维码会有惊喜哦~

和道红木 传承文化

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

地址:株洲天元区红星美凯龙五楼后厅

电话:0731-28861733

点击右上角“..."→在弹出菜单中点击“发 送给朋友”或者 “分享到朋友圈”→点击“发 送”

阅读原文 关注和道红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