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工艺新峰丨郑国地——2017“新峰计划”工艺入选艺术家

工艺新峰丨郑国地——2017“新峰计划”工艺入选艺术家

2021-08-16 16:04:48浙江文艺


郑国地
2017工艺新峰

郑国地,生于19807月,浙江永嘉人。20157月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设计系,大专文凭。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,浙江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,工艺美术师,温州市工艺艺术协会理事。


俯首甘雕孺子牛

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,探索适合于自己特点的风格是不言而喻的事。我常常想,对于我自己专业方面创作一个大胆的尝试充满兴趣,不时地思考着一些问题,在精心准备之余,却发现还被自己否定,然后不断地调整,不断地修改,再去探索,这样反复进行着,回头看看自己的创作资料,题材多种多样。在我的记忆里面,我常常是带着浓厚的兴趣和激情来创作我的作品,其实在我创作的过程中也有很多情况是边画边想,根据一个木头形体,或者一些纹理,启发我的创造,不断地充实画面和丰富画面。对于一幅作品而言,其实过程比结果更为重要,过程是强调感受,没有感受,画面就打动不了观者。个人认为,作为创作,首先要打动自己。

在我从小的记忆里,牛背上驮出了我对雕刻的热爱。“田间地头上辛勤挥洒汗水的乡亲祖辈,吱呀的牛车与线条遒劲、埋头耕作的老牛……”这一切勾勒成了我的童年。直至今日,这些画面仍然是氤氲在我内心的一抹最深情的色彩。我将这色彩并入我对家乡深沉的热爱,以雕刀为笔、黄杨木为纸,一次又一次地抒写我的情意、我的灵魂。

牛是我心中的一个特殊符号。我的家乡称作乌牛镇,我的祖辈在泥土中苦作企盼收获——牛,是他们最忠实的帮手和倚靠。我对牛的感情,却还不止于此。牛背上驮过我的童年,大山脚下宽广的田野里,牛是我的玩伴。它勤恳却缄默,从不因辛苦而怠惰;它倔强却忠诚,从不为艰难而偷懒;它坚定且淡然,耕作、饮食、休憩,不被外在的干扰所打动,只知踏实地做好每一件事。

自学习雕刻伊始,我便情不自禁将牛作为我刻画的对象。它遒劲的身躯、坚毅的神情、忠厚倔强的秉性,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,让我沉浸在反反复复的练习中。我常常为了雕牛废寝忘食,在脑海中仔细琢磨牛的动态和结构。对牛的兴趣催动了我对雕刻的热情,木头雕完了一块又一块,雕刀用旧了一把又一把,我却不知疲倦,难以从雕刻的痴迷中自拔。

渐渐地,我在雕牛,却仿佛已然忘了牛。我合上眼睛便能熟悉地刻画出牛的每一个细微的动态与神情,我拿起雕刀便能够行云流水般地雕出一头牛。然而我对雕牛,却愈加谨慎而敬畏了。我仿佛不是在单纯地刻画一个物体,而是一种精神。它的坚韧,它的自强,它执着、淡然与倔强,才是我最希望表现的。雕刻的对象已经超脱了它物化的表象,而在精神层面上获得了新的升华。

我不再拘泥于雕刻的技艺与物体本身,而是希望将牛劲和牛勤这些崇高的品质,通过雕刻表现出来,通过我的作品传递出去。牛劲和牛勤拥有着无比深刻的含义,它代表着我的家乡那些勤恳谋生的祖辈,代表了无数在自己的行业和岗位上挥洒汗水与激情的开拓者。

人生的历练与成长,就仿佛雕刀对木头的雕琢,坚厉的磨练让人勇敢且坚韧,不断的琢磨让人超脱物质,获得精神的升华。

牛背上,驮着我对黄杨木雕的热爱,驮着我对人生的信仰!

作品欣赏

自强不息 30cm×33cm×13cm

寸草春晖 23cm×16cm×12cm 2016

会意 95cm×50cm×30cm 2016

犟 58cm×22cm×19cm 2015

净土 60cm×33cm×15cm 2017

十里荷香 45cm×30cm×19cm 2017

天道酬勤 52cm×32cm×12cm 2013

童年 86cm×33cm×23cm 2014

乡情 72cm×25cm×21cm 2012

峥嵘岁月 85cm×40cm×25cm 2017


入木三分,牛劲十足

——郑国地印象

郑国地,永嘉乌牛人。18岁随伯父学习温州黄杨木雕技术,后经叶定枢师傅的悉心传授,承蒙林曦明先生精心指点。从艺二十余年中,郑国地作品丰硕,成绩斐然,牛劲十足。主要作品有《春曲》《三阳开泰》《红灯记》《岁月如歌》《奋进》《牧童》等。黄杨木雕作品《岁月如歌》获第十一届中国工艺美术收藏品博览会金奖、《家的呼唤》获第八届中国东阳木雕博览会金奖、《春曲》获第六届中国海峡工艺品博览会金奖、《红灯记》获温州非遗博物馆永久收藏。2012年获温州东瓯王木雕大赛铜奖,2015年荣获温州市首届木雕技能大赛银奖,2016年获浙江省首届木雕技能现场赛金奖。

“牛”是郑国地割舍不掉的童年情怀,乌牛是郑国地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。在郑国地的记忆里,黛山流涧旁悠闲踱步的青牛剪影,山谷间悠扬回荡的绵长牛哞声,田间地头坚硬强悍的牧牛身躯,都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记忆中,成为他创作木雕艺术作品的灵感源泉。“机缘石头之于六祖,祖知彼机缘不在此,指见青原而大悟;丹霞之于马祖,亦复以机缘不在此,指见石头而大悟;乃至临济之自黄檗而大愚,惠明之自黄梅而曹溪,皆然也。”牛成了郑国地木雕艺术创作的机缘,也是开启他辉煌艺术道路不可或缺的敲门砖。他曾这样写道,“牛,辛勤耕作,纯良温驯,俯首孺子而不居功;牛,坚韧不拔,努力进取,堪称世人之楷模。”他内心中充满对牛的深厚情感,将牛作为对自己求艺、做人严苛要求的标杆,连他自己的工作室都命名为“孺子牛”艺雕室。

“牛”是郑国地情感意蕴与品质气节的精神寄托。郑国地曾说,牛背驮出他对雕刻的热爱。自学习木雕工艺以来,“牛”成为他揣摩雕刻的对象,他不断在雕刻学习的过程中对牛深入思量,边雕边想。“牛勤”和“牛劲”是他最乐于雕刻的两款,他常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感悟牛的辛勤与坚韧、温良与进取。“每每雕牛之际,我仿佛走进了牛的世界,看到自己孜孜求艺的影子,也常常扪心自问:我能比得上这忠厚老实、默默无闻的牛吗?”他创作的木雕艺术作品,不仅赋予了牛鲜活的生命力与入木三分的生动形象,更注入了他对牛忠厚勤恳品性的深厚情感,以及澄清宣明的心态和自我关照。

纵观郑国地创作的木雕艺术作品,能够感受到一种蓬勃汹涌的原始生命力与酣畅淋漓的乡间意趣。这种横溢在作品中的灵动生机与生活热情,是审慎选择与周密考量之后的艺术升华,是对生命的深度发掘与感悟,是深厚文化与情感底蕴的沉淀与剖白,映射着艺术家对生活与生命本质的猜想、揣度、体悟和表达。在郑国地《春曲》《奋进》《牧童》《岁月如歌》等作品中,不难看出超脱木雕艺术品形态外在的精神与情感核心。创作者将本体精神赋予在作品本身,“情与境会,神与象通”,生活的沧桑与命运的奥义在作者的体悟下升华成一种心境和情怀,注入艺术品当中,使物与心交融一处,从而通过作品沟通了观者与作者之间的心灵和情感世界,宣扬着创作者无比深沉与厚重的情感和精神体悟。

郑国地的木雕艺术作品,努力跳脱出艺术家自我欣赏表达与把玩的桎梏,他始终没有忘却自己追求艺术的初心,没有忘记他热烈追求的、给他警醒与激励的牛的精神,没有忘记一个艺术创作者应当肩负的、涤浊引清的责任和使命。他将牛作为自己精神的鞭策,在绘笔雕刀中寻求精神的清明;他走在艺术探索的前路,不随波逐流、不曲意逢迎,踏踏实实地埋头在对自身艺术修养的不断锤炼和锻造当中;他破除了对空洞意象与形态符号的执着,而将作品提升到更高的境界,使之兼具崇高深远的精神内核与生机蓬勃的形态外在,坚定地引领着艺术发展的根本核心规律——忠于内心,脚踏实地。

郑国地的作品,从内而外横溢着作者坚定而执着艺术追求精神。生动的形态造型,扎实细腻的雕刻手法,神韵悠远的点线刻画,悠扬悦动的韵律节奏,意蕴深厚的情感表达,无不传递着创作者源于自然与生活体验、发于内心与情感体悟的生动和风骨。写实理性的表达方式与感性生动的情怀赋予,像两股交错互促的力量注入了郑国地的每一件作品中。观其木雕作品,仿佛置身于一个个静谧悠然的情景当中,悠扬自然的创作意念贯穿于刻意与随意之间,对形态的经营始终恪守在不失节律的谨严和持重中,飘逸和守慎成为横亘在其作品中的阴阳两极,此消彼长、此长彼消,始终遵循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法度当中。

艺术创作的求索之路上遍布荆棘坎坷,艺术进步的追寻道途中诸多繁花遮眼;然而在勤奋攀援的创作征途上,郑国地孺子牛的精神仿佛是他征途上的一个标杆,他爱牛、刻牛、学牛,坚韧勤恳的牛似乎早就从他童年的记忆中、手里的作品中超脱出来,成为他本我的化身。雕刀在黄杨木上奋勉刻画牛的创作过程,又何尝不是郑国地自己不断自我剖白、塑造、升华的成长过程。而牛的精神与风骨,也早已成为浸润于他血液中、骨子里无法抹去的信仰,灌注在他每一件倾注全力的作品当中。

郑国地作品的勃勃生命力与强大的精神感染力,无不来自对牛的精神的感悟。正如他自己所说:

牛,不会摇尾乞怜;

牛,也不会摆尾作秀;

牛,用自己的尾巴,赶走不必要的烦扰,保持身心的纯净。

牛,永远雕不透的牛!

——汪庆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