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珍藏工艺品 >“非遗”中的木文化|人民大会堂壁画《清明上河图》金漆木雕座设计者——李得浓如今在做什么

“非遗”中的木文化|人民大会堂壁画《清明上河图》金漆木雕座设计者——李得浓如今在做什么

2021-09-13 10:11:00退藏

非遗名片

Feiyi

潮州木雕是一项汉族民间雕刻艺术,据遗物考证,在唐宋时期即已存在。主要用以建筑装饰、神器装饰、家具装饰、案头装饰等,经精雕细琢后贴上纯金箔,显得金碧辉煌,又称潮州金漆木雕,与东阳木雕、黄杨木雕、龙眼木雕并誉于世。2006年潮州木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
传承人



李得浓,凿木四十余载,作品获国家、省、市金银奖四十余项,被中国国家博物馆、中国工艺美术馆、广东省美术馆、马来西亚创价学会艺术馆等海内外文博、行政机构和藏家收藏陈展。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中国木雕艺术大师,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潮州木雕代表性传承人。


从“潮州八景”之一的北阁佛灯到“广东四大名园”之一的顺德清晖园,从新加坡半港天后宫到法国巴黎的中国城,从广东省政府大厅到北京人民大会堂,都能见到李得浓令人惊艳的木雕作品。2006年,这位潮州木雕的顶梁“大匠”成为潮州木雕的两位非遗传承人之一,2013年初,更荣获“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,可谓诸多殊荣加身。


运斤持凿四十余载

穿过几十座明清牌坊,来到潮州著名历史文化街太平街的最北端,就是李得浓的工作室——浓园,大门口挂着著名汉学大师饶宗颐亲笔题写的楹联:“方家有神技,大匠无弃材”。这个一千多平方米的创作基地,由李得浓在2003年创办的“潮州木雕艺术研究中心”更名而来,集研究、创作、授徒和展示为一体,规模不大,三十人左右。

浓园五楼的办公室里,一头长发,胡子灰白的李得浓,伏案描绘着木雕创作的设计图,时不时指点一下旁边敲敲打打做着木雕的徒弟,这是李得浓四十余年的木雕生涯里最常见的场景。他的人生似乎总是如此,忙忙碌碌,平平淡淡,但始终围绕着木雕打转。


《喜悦归》


李得浓的父亲是潮州老一辈彩瓷艺人,李得浓幼承家学,酷爱艺术,未满二十岁便在潮州一民办工艺厂做陶瓷花纸设计。但世事无常,李得浓没有继承父亲的衣钵,而是进了金漆木雕厂,拜在著名木雕大师陈舜羌门下,运斤持凿,成为潮州木雕技艺的传人。

那是1973年,李得浓生平第一次接触木雕,因为有绘画基础,李得浓很讨师傅陈舜羌的喜欢。从创作思路到构图,从雕刻技法到刻刀保养,从怎么磨刀到如何打木头,陈舜羌事无巨细,手把手地教着他。短短一年,李得浓技艺突飞猛进。

在进入木雕厂第二年,李得浓因技艺突出进了技术革新组,成为厂里的骨干分子。1977年,恰逢县里选派创作设计人员到广州美术学院去进修,李得浓雀屏中选,小班培养成为潮州木雕行业中唯一一位在美术院校受过正规书画、雕塑教育的工艺美术师。家学渊源,名师提命,加上自身的艺术悟性与刻苦追求,使李得浓早早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,为成为闻名遐迩的木雕大师打下深厚的根基。

1987年,李得浓离开木雕厂创办了潮州市新桥美苑工艺厂。当时的他已名声在外,一创业就有许多人慕名而来。回忆起那段岁月,李得浓不无自豪地说: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广州几乎所有的高档中式餐厅,如广州酒家、莲香楼、陶陶居、泮溪酒家、南园酒家等都有我的作品。”

艺术,创新,不停息

学成之后的李得浓还为北京人民大会堂收藏的瓷塑壁画《清明上河图》设计制作了金漆木雕座;为“岭南四大名园”之一的顺德清晖园扩建工程设计制作了大量的挂落、门罩、净角、檐口等木雕作品;为法国巴黎中国城设计了整座挂落、屏风、龙凤台等木雕装饰。不过李得浓最为人称道的,还是他的立体木雕艺术作品,曾四十多次获国家及省、市金奖和银奖,并被国内外诸多博物院、美术馆收藏,让许多后生晚辈高山仰止,羡慕不已。

但对于作品,李得浓格外苛刻。《和谐之韵》《九如集庆》《憩息之舟》《喜悦归》这些大名鼎鼎的获奖作品,在李得浓眼里不过是稍微可以的一些随形之作:“到目前为止,我好像尚未觉得哪件是我最满意的作品,因为艺术无止境,每当一件作品完成后在自我陶醉的欣赏下总是会发觉到不足之处。”

李得浓的作品注重内涵和创意,善于突出对比关系,玲珑剔透而不失凝重,多层次镂通而不觉繁琐。最令人赞赏的是,他基于传统精髓而不拘泥于传统,十分提倡艺术理念与时俱进,敢于、善于创新。“艺术是源于生活而提炼生活,我们不单是从古人那里继承些什么,而且更重要的是突破点什么,这是我的理念和追求。”

潮州木雕以前常用的是S形的构图和Z字形构图,而李得浓却不满足于这两种传统的构图形式。他发挥自己的艺术想象力,在2000年前后开始尝试新的构图形式,最终成功开创出“聚丛式”、“门字式”等新颖的构图形式。他采用聚丛式构图的代表作——多层次镂空挂屏《锦上添花》,更是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获金奖,被誉为“潮州木雕创新之佳构”。

评论家认为,李得浓的作品真正把潮州木雕从过去的建筑装饰、民俗日用功能提升到艺术品的高度,具有独特的艺术欣赏价值。比如他花费了5年时间创作的大型木雕作品《喜悦归》(图1),便是这一论调的最佳注释。这件作品以整木雕刻而成,长230厘米,高80厘米,宽88厘米,重约800斤,采用船体横向布局,船头刻有龙颜,船尾则雕有虎首,船上刻着各种海鲜,包括龙虾29只、螃蟹92只和鱼18条……当这件玲珑剔透,疏密有序的潮州木雕精品在上海世博会的广东馆中一亮相,就震住了前来观赏的所有人。

当有人问起李得浓的创作“秘技”时,这位已过花甲的老人并没有敝帚自珍:“很简单,那就是造型、结构和真情。”他很推崇雕塑大师罗丹的一句名言:“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: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看别人见过的东西,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发现出美。”



《喜雀·梅


既喜且忧话传承

现在的李得浓已六十有六,在大多同龄人都在含饴弄孙安度晚年的时候,他仍然在不停地创作,并且有新的感悟。近年来他创作的作品开始以随形雕刻为主,材质多为沉香木和花梨木等较为贵重的木头。这些老料在李得浓眼中都有着天然的鬼斧神工的肌理,给他无限的想象造型空间。如何在已有的形体上恰如其分的创作?如何将这些名木变成艺术品,既保留天然的风貌又赋予内涵和韵味?这些新的想象,结合他深厚的艺术底蕴,成就了李得浓近年来区别以往的创作实践。

除了凿木不缀,李得浓还有另外一份重要的工作——带徒。2007年,李得浓被指定为潮州木雕的代表性传承人,担起了传承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任。在他眼里,潮州木雕可谓“既喜且忧”。可喜的是,改革开放,尤其是在列入“非遗”名录以后有很好的发展;堪忧的是,现在潮州木雕师“越来越少,越来越老”,年轻人大多数难耐清苦,静不下心来从事这一行当。


《荷


为此,李得浓发起成立了潮州市木雕艺术研究中心,既今天的“浓园”,大力培养后继传人。现在,除了儿子外,他门下还有两个大学本科生,以及其他几个技校毕业生。有的弟子已经跟了他六年多,有的则是刚来不久。而那些跟着他学习过十多年的得意门生,现在大多都已自立门户,搞得有声有色。

徒弟有出息了,按理说李得浓应该志得意满了,然而他却说:“得意还谈不上,做我们这一行,必须要有恒心,耐得住寂寞,不单要能动刀,还应该能设计、有创意,最重要的还要做到德艺双馨,不是十几年就能成材的。”这番话不单是他四十余年的经验之谈,更是他木雕生涯的一个总结,因为这位潮州土生土长的木雕大匠,就是这样寂寞艰辛地一步步走来……



微信编辑丨陈妍凌

文章来源丨《古典工艺家具》2015年3月刊


TIPS

1、《古典工艺家具》2015年原创文章。觉得好看,欢迎分享到您的朋友圈。

2、如有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3、关注《古典工艺家具》微信,请查找:gudiangongyijiaju